乙苯震惊

胜出胜,别拆谢谢。文笔不好,正在努力提升中。

论见证地下组织变成最大慈善机构是何感受(上)

#卧底警察ooc咔x地下组织头目ooc久
#不切实际无常识的沙雕爽文 @出安安安安- 送给川哥

1.  
  爆豪胜己微握紧自然垂下的双拳,小幅度的低下头,从墨镜上端的空隙处迎着忽闪的灯光,谨慎的打量着正离自己三尺远的行动目标——对方拘谨的缩在皮质软椅上,双手贴合着呈九十度状的腿部膝盖处,看起就像个没写完作业被老师盯上的的国中生,啊、而且领带还打得真他妈的难看……
  所以这就很要命的不合理了——
  据说,这是多年来一直在地底下颇为活跃的大型组织,他们非法项目几乎各个都有涉足、成员数目之庞大甚至涉及到了部分政府高层人员,他们历届的当家也都无一不是叱咤风云、心狠手辣,毕竟能保证此帮派昌盛如此之久,不各个厉害反倒不成理由了……
  警方无奈于以上各种条件的束缚,一直未敢涉足不能将其就法。然而随着近几年此组织里的政府高层人员逐一倒戈则令他们抓住了一丝机会,而近日此组织的新任当家上任便更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机会——
  于是,他,爆豪胜己,就很祖上冒青烟的、幸运的出现在这里了。他情同……他表面的同事兼兄弟——白痴脸男,在会议上大义凛然的推荐他、前去潜入组织内部窥探内情。好在他爆豪胜己平时和其他同事相处融洽、打成一片,不然就真要去……
  真她妈就选定他去了。
  但这并没有什么关系,选中他,这并不是因为爆豪胜己揍过每个同事的脑壳、人缘关系不佳,而是因为他各方面的综合素质很优秀、这个任务也唯有他可以肩负并胜任——上司义正言辞的说道。
  要不是他本人心里还有点acd数,爆豪胜己也是勉强会信的。毕竟他从来不乐忠于搞好那些所谓的人脉关系,独占鳌头和以办事效率说话是他一贯的风格,所以任务越艰巨,他虽不乐意但偏偏越能有一种不知为何的优越、然后会更加迅速高效的完成它,以此来肆意妄为的嘲笑他的那群菜鸡同事。
  这次也会一样。他这么想、情不自禁的扬起嘴角露出一个专属他的霸道狂狷的邪魅一笑——
  然后一不小心没有及时刹住表情,正巧对上了行动目标的眼神,那人浑身一震、怕是一下被吓得神智不清……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同时、拥有良好的神经反射条件的爆豪胜己立刻扬起了另一边嘴角,他希望那会是一个让行动目标立刻忘掉他刚刚很不正常的肆意妄为的表情、且令此感到如沐春风的微、笑。
  
  然后对方的表情就更他妈像见了鬼了。
  
2.
  绿谷出久觉得这里真吓人。
  灯光忽闪忽闪和交不起电费一样不说,从他进门起坐在椅子上将近有半个小时开始,距离他三尺远的那个、估摸着是他下属的人就足足盯了他半个小时。其眼神凶恶程度不亚于见到杀父凶手一样,这就让绿谷出久更一阵慎得慌,以及他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对方要在房间里戴墨镜……
  他原本只是一个在某大学法律系安静就读的乖乖读书仔,平日成绩优异,经常能拿到大大小小的奖学金,别说什么打架旷课,就算是和同学拌嘴之类的几乎都没有过、惹是生非这个词可以说是与他毫不沾边。
  可谁知有一天他就被一群彪型壮汉绑到了一个偏僻的豪宅里、接着就被告知是什么什么组织老大唯一成年的男性亲属,再然后就莫名奇妙的当上了什么什么组织的现任头目。
  这简直扯到就像他的室友峰田才会看的网络杂文一样荒唐和无厘头。
  他很惶恐、他是一个懂法、守法、敬法、遵法的好青年,然而他现在却是一个地下组织的头目、一个明摆着要在法律的边缘无需试探直接一脚横过、并对此嗤之以鼻的社会人。
  这可怎么办……他并不想去抢劫、去砍别人的小拇指、去杀别人的爸爸或者全家、去组织各种大型违法活动……
  绿谷出久忧心忡忡,上牙死磕着下齿盯着墙壁上那个硕大的鹿头开始大眼瞪大眼……顺带着想要忽视那个一直挂在他身上的目光——
  但那股几乎快要涌出来的强烈感和穿透感让他还是不能就此忽略。
  绿谷出久失败了、尽管他死咬着牙努力瞪着鹿头,但还是忍不住斜瞄了一眼距离他三尺远处的人——
  然后很没出息的、他差点就要被吓得当场去世,
  对方歪咧着嘴唇,几颗森森白牙显露出来、嘴角的肌肉因过度用力开始有些扭曲,墨镜都挡不住的艳赤色眼睛就差没喷出火焰、一副要下一秒就要冲上来取他命的表情。然而最惊险刺激的就是下面、就在绿谷出久马上要当场去世的同时,对方又扬起了另一边嘴角——
  
  他真是要来取我命的吧。
  
  绿谷出久硬生生将皮椅上的一块皮扯了下来,这么笃定道。
3.
  ……
  “额、你……你……好?”
  在经历了蛮长的五分钟后,绿谷出久确定了对方没有要掏枪的意思,于是小声开口道。